新闻中心

黑龙江一干部挪用抗日老兵补助,军政平:不能容忍。

黑龙江一干部挪用抗日老兵补助,军政平:不能容忍。缩略图

黑龙江一干部挪用抗日老兵补助,军政平:不能容忍。插图
  据报道,黑龙江一干部涉嫌挪用贪污公款于日前被起诉。据查明,该干部涉嫌挪用公款1100万元、贪污公款93万余元,且多次染指革命军人相关的补助,其中还包括28.5万的“在乡抗日老战士一次性生活补助金”。这不算巨大的贪污金额为什么让人愤怒?因为在民族劫难之时、国家危亡之际,正是一位位抗日志士挺身而出,将自身性命抛于身后,勇敢地保卫我们,才有如今的和平生活。尊崇优待这些为民族和国家付出牺牲的人,既是我们民族珍视的传统,也是我们社会的共识。而如今却有人挖空心思、翻着花样偷取老战士的补助金,是对公序良俗的破坏也是对良知的践踏,我们不能容忍!
据报道,黑龙江一名干部因挪用公款被起诉。经查,该干部涉嫌挪用公款1100万元,挪用公款93万余元,多次参与革命军人相关补贴,其中“农村抗日老兵一次性生活补助”28.5万元。这算不上巨额腐败。为什么会气人?因为在国难国难的时候,正是抗日人民挺身而出,抛下生命,勇敢地捍卫我们,才让我们有了今天的和平生活。尊重那些为国家和民族做出牺牲的人,不仅是我们民族珍视的传统,也是我们社会的共识。但是,现在有人想尽办法去偷退伍军人的补贴,这是违反公序良俗,违背良心。我们不能容忍!

相关新闻:

黑龙江一干部因挪用公款、挪用抗日老兵补助款被起诉。

曾在黑龙江省绥棱县多个行政部门担任要职的刘某勇,目前面临绥棱县人民检察院的两项指控。经检察院审查,刘某勇涉嫌挪用公款1100万元,挪用公款93万余元,其中挪用“农村抗日老战士一次性生活补助费”28.5万元。

  中国检察网发布的黑棱检一部刑诉〔2021〕2号文件详细记载了刘某勇涉嫌犯罪的整个过程。黑龙江一干部挪用抗日老兵补助,军政平:不能容忍。插图1中国检察院网发黑检刑诉一号[2021]2号文件详细记录了刘某勇涉嫌犯罪的全过程。

文件显示,2011年1月11日,绥棱县民政局局长刘某勇为帮助同学完成存钱任务,私自将当地账户中的500万元公款存入其嫂子吴某某的身份信息开立的账户,并交给齐某某存钱任务。随后,刘某用这500万元给阿利顶了职。2011年3月21日,刘某勇提取这500万元,存回民政局账户。

2011年4月20日,时任民政局工会主席的刘某勇为获取资金收益,在未移交会计股工作的情况下,私自以现金方式从绥棱县民政局账户中提取公款600万元,后将500万元、100万元存入吴某账户,并向邮储银行申请资金。

同年5月5日,刘某用吴的身份信息将钱转到另一家分行开立的账户,第二天将钱退回民政局账户。文件显示,刘某勇此次利润总额为7237.10元,全部用于打车、招待客人、陪送礼品等个人日常开支。

刘某勇涉嫌贪污的公款数额虽然没有涉嫌挪用的数额大,但时间跨度多年,多次触及与革命军人有关的补贴问题。

2003年,时任绥棱县民政局局长的刘某勇以其父亲刘某家在与邪教分子斗争中受伤为由,通过非正常渠道取得了刘某家的革命伤残人员证和黑龙江省民政局盖章的伤残国家工作人员证,未经主管领导批准,擅自给予其父亲二等、二等伤残国家工作人员补贴。从2003年到2019年8月,总共向特殊护理接受者发放了25万份补贴。

2007年1月,刘某勇明知岳父张某义未服兵役,仍通过非正常渠道取得张发科某义残疾军人证。未经省民政厅批准,他利用职务便利,为岳父张某义申请伤残补助金。

同年5月,为提高对岳父的补贴标准,刘某勇还伪造了张与其他残疾军人调整伤残等级审批表,使岳父由原来的七级伤残提高到五级伤残,此后一直以五级伤残军人标准享受特殊待遇。2007年1月至2015年2月,停止发放,共向张发放补贴9万余元。

同时,刘某勇还获得了国家褒奖记录中1970年未出生的革命烈士张默兵的证书,他于1988年12月在为掩护战友而进行的兵役训练中牺牲。利用职务之便,当年9月,他给婆婆发了“三属”养老补贴,由妻子代收。2007年9月至2017年10月,停止支付,共支付任某某141,962,460元。

2010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黑龙江省财政厅向绥棱县财政局下发黑财支(社)字〔2010〕367号文件《省财政厅关于2010年养老补助资金拨付的通知》,同时向97名农村抗日老战士一次性拨付生活补助费29.1万元,补助标准为每人3000元。

11月19日,绥棱县财政局向绥棱县民政局拨付29.1万元。刘某勇时任绥棱县民政局会计股股长。他在办理代理业务时,在主任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28.5万元以代理工资的形式转到岳母账户。然后,他拿出钱,自己拿走了。

同年12月27日,当刘某勇按照县委组织部统计的建国前入党的53名老党员花名册发放补贴时,刘某勇又一次在局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增加了7人,将多出来的补贴1.89万元存入婆婆账户,随后被妻子拿出来据为己有。

2020年10月14日,刘某勇因职务犯罪被绥棱县监察委员会拘留;同年12月9日,绥棱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以贪污罪、贪污罪对其刑事拘留,同日由绥棱县公安局执行。同年12月18日,绥棱县人民检察院以贪污罪决定逮捕他,同日被绥棱县公安局执行死刑。现在,等待刘某勇的将是法律审判。

网络名人,一个6亿粉的男人,想吃霸王餐,被气疯了!

网络名人,一个6亿粉的男人,想吃霸王餐,被气疯了!缩略图

据河北卫视报道,12月7日,河北廊坊。烤肉店的那个人自称有600万粉丝,服务员要想吃霸王餐就把他惹火了。如果你有6000万,而我必须付账,这并不重要。工作人员说,最后,男朋友来结账了。

网络名人,一个6亿粉的男人,想吃霸王餐,被气疯了!插图

吃完烧烤,男子告诉前台服务员“我们是做探店的,可以给你宣传一下”,并表示不买单。店主杨女士说,他不仅没有付账,还把剩下的菜也带来了,说“我没吃,你可以继续卖”。最后,在店家的强烈要求下,男子只付了包裹款,其余的没付。“我没有给过像饮料这样的东西。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客人”。网友评论这不是探店,明显是乞讨。“以前叫化缘,现在叫开店——在网上探名人”。有网友认为逛店是有计划的活动。“你觉得逛商店可以随便吃吗?有点傻,以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网络名人,一个6亿粉的男人,想吃霸王餐,被气疯了!插图1

网络名人,一个6亿粉的男人,想吃霸王餐,被气疯了!插图2

女方发录音反驳前婆婆不白吃的事实。

女方发录音反驳前婆婆不白吃的事实。缩略图

近日,网友刘在微博实名举报其前婆婆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泰康县支行员工夏某华,称其“吃空工资、巨额财产、消费来源不明”,引发网友热议。

12月15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河南省分行回应此事称,刘2021年上半年举报夏某华。经核实,夏某华有多日请假、旷工、迟到、早退。周口分公司已于2021年6月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扣绩效工资;至于夏某华的家庭,存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问题。经纪委核实,不存在夏某华本人收受客户礼品、礼金,涉嫌职务犯罪的问题。

  15日晚,@刘银月676878发布一段录音视频驳斥了农发行的回应,称银行保安表示“夏雪华天天都没来过”。女方发录音反驳前婆婆不白吃的事实。插图

15日晚,@刘676878发布了反驳农发行回应的录音视频,称银行保安称“夏雪华天天天没来过”。

[此前报道]

网上视频和文字资料均来自网友@刘676878的微博账号,其认证信息为上海某品牌化妆品公司经理。报道视频中,一名长发女子戴着口罩,手持身份证,自称是刘。

她在视频中说,前婆婆夏某华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泰康支行员工。她常年不上班,每个月领工资,吃空工资,拥有8处房产,9家店铺,4辆车等。都是名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随着刘的报道在网上引起广泛热议,很多网友怀疑夏某华存在腐败问题。12月15日晚,农业发展银行河南省分行就夏某华被实名举报一事发布声明。

说明2021年上半年,刘举报夏某华“常年不上班吃空饭”问题,农发行河南省分行纪委责成周口市分行纪委对此问题进行核查。夏某华提出的“空薪常年不上班”的问题并不属实,但核查发现,夏某华有多日请假、旷工、迟到、早退。周口分行已于2021年6月给予夏某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扣绩效工资,对时任太康县支行行长分别给予通报批评处理。6月29日下午,他向记者刘汇报了核实调查情况。

同时,对于刘举报夏某华家人存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问题,河南省纪委、周口市纪委经核实,未发现夏某华本人收受客户礼品、礼金等问题,涉嫌职务犯罪。

河南农发行表示,将继续加强从业人员教育管理,欢迎社会各界监督农发行工作。

离婚两次买房,“假离婚”最终变成了“真离婚”

为什么刘要和她以前的婆婆翻脸?据她自述,这是她前婆婆操纵的骗局。先是以买房为由给了她一个“假离婚”,后又变成了“真离婚”,让她净身出户,背负百万债务,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

刘说,2017年5月,夏某华想买一套500万元的房子。因为前岳父和儿子女儿不方便在他名下持有太多房子,夏某华“哄着撒了谎”,说房子以后留给孩子,她当时怀孕8个月申请假离婚。她还以刘的名义向银行借款190万元,并要求刘将几十万嫁妆钱转给其指定的人张。

今年1月,家庭矛盾爆发。前婆婆把刘赶出家门,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

根据刘帖子中列出的时间线,她和前夫经历了两次离婚。2015年认识前夫,2017年4月登记结婚。同月,夏某华让她转账10万给前夫签房子认购书。当年6月,为了办理贷款,双方第一次登记离婚。8月,双方为了儿子的出生复婚。10月,双方因银行贷款再次离婚。年底,他们与开发商重新签订了购房合同,然后一起生活到2020年底。因为房产证没下来,夏某某不让他们复婚。

法院裁定,举报者将300万返还给了他的前岳母。

今年2月18日,夏某华向法院起诉刘某,称刘某向其借款300万元用于买房,并要求还款。根据刘出具的判决书最后一页照片,一审法院支持夏某华的请求,判令刘向夏某华支付借款3005500.63元及利息,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刘还说,法院判给她自己房子,但她想给他们,对方不同意还她钱。今年11月,刘收到了法院的执行函。现在房子在贬值,刘说,“目前房子价值才200多万,银行贷款182万”。

刘说,夏某华想拍卖房子,低价买回,这样他们不仅把房子拿了回来,还给了刘200多万的债权。一旦刘不能还钱,他就被列入黑名单,没有赡养能力,而夏某华可以再次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记者找到了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今年3月作出的一份民事裁定书。申请人夏某华,1972年出生。被申请人刘,1994年出生,现住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支持夏某华的财产保全申请,裁定冻结刘银行存款3,074,677.27元或查封其他具有相应价值的财产。这从侧面证明了夏某华状告刘是事实。

  刘银月还表示,前夫一家已经于12月1日在太康法院起诉夺回孩子抚养权。女方发录音反驳前婆婆不白吃的事实。插图1

刘还表示,前夫一家已于12月1日在泰康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收回孩子的抚养权。